Lonely Planet指南作者,前记者,旅行痴迷者,路上拍照者。
微信公众号:形色(xingse27)
微博:@形色小葱

成都青白江弥牟清真寺圣纪节


西南地区圣纪节最特别的地方,便是有两天的流水宴可以吃。这次圣纪节弥牟清真寺宰了十头牛,招待了3800多人,做了520桌饭菜。


第一次走进伊斯兰的节日,叹为观止。

+

Love over hate 2019


Warsaw, Poland

+

偶遇帕米尔高原上的骑牦牛叼羊比赛,声势浩大,混乱不堪,围观群众表示根本看不出规则。


4k米高的海拔上,风吹起沙土根本看不清眼前事物,中间那张是黄沙中不离不弃的摄影师。


塔吉克族汉子们威武雄壮!

+

见过最美的秋色之一


这座小岛上的景色完美诠释了俄罗斯乡下的景象。“人类都愿意单纯地活着,哪怕没有伟大的思想;但这在俄罗斯生命中却从来没有过,俄罗斯文学也从不是这样。”


我想说俄罗斯的景色和画作也不是。

+

俄罗斯的一座小岛上的一座小村里的一座小教堂

+

谁是谁的风景

+

昏暗的天气,一人,一乌鸦,作画。


俄罗斯的气候大多如此,抑郁得深沉。

+

打个盹儿

+

换个角度的鸭子~



俄罗斯的秋

+

俄罗斯的秋,和俄罗斯油画一模一样。

+

最爱的一个人教堂

+

早呀 成都

+

托斯卡纳一棵树

+

lake constance

+

Lake Constance 

+

柏林墙。

有时墙上涂鸦和行人会产生有趣化学反应。

+

柏林丝毫没有磅礴的首都气息,半个小时的公交车程就连接着小小机场与市区。城里高楼建筑很少,充斥着各色涂鸦。

老旧、颓唐、艺术、活力,这就是短短几天的柏林。

+

清晨的奥斯维辛。

五点多就起床,赶了最早的一班汽车来到这里,还没什么人,大雾也没有散去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可以沉浸在如此情绪里,我其实有点手足无措,好像悲伤、恐惧、愤怒都有,然后转身看到一群群的导览团进来,这样的情绪又瞬间消失。

那1950kg的女性头发堆在房间的一大面玻璃后,鞋子堆积如山,还有交织在一起的眼镜及各种刷子。人性实在可怕。

+

四年多的时间,130万人被送进来(包括110万犹太人,14-15万波兰人,2.3万吉普赛人,1.5万苏联战犯,2.5万其他少数群体,如同性恋、耶和华见证人等),110万人死于此,其中90%都是犹太人。


“这里也许是世间最可怕的旅游中心。来人的目的各不相同——有人为了亲眼看看事情是不是像说的那样可怕,有人为了不使自己忘记过去,也有人想通过访问死难者受折磨的场所,来向他们致敬。”


——奥斯维辛没有新闻

+

对岸就是阿尔卑斯山,遥望瑞士和奥地利,有一瞬间让我想起了贝加尔湖,心里甚是安心。


lake constance

+

再来一波科隆大教堂图~~~

+

特别赏心悦目的一个小花园,在那里坐着晒太阳,呆了一上午。

+

从科隆一出火车站,就会看到高耸的大教堂,让人挪不开眼睛。走进教堂,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五颜六色的斑斓的光更是震撼。

这个教堂建了好几百年,如今外面也还在施工,德国人自己都笑称,这就是德国建东西的节奏呀。

+

托斯卡纳艳阳下

+

下完雨之后就迎来了这样的日落,暖黄色和深蓝色交织在一起,小木屋外空气清新,不过楚格峰依然在远处云层背后,完全看不见。

+

参观完达豪集中营,匆匆赶来,突然大暴雨,坐缆车折腾上来,跟着一个熟门熟路本地登山的人,结果走错了酒店,换地方下楼梯的时候又突然滑倒,摔了一大跤,滚了一半,成了红屁股,缓了一阵重新雨中走山路,十分钟后终于到了住宿。大雨依旧,what a day


楚格峰

+

汽车行驶于德国西南部的乡村之间,一望无际的原野绵延起伏,一排排葡萄园从眼前掠过,手伸出去,觉得自己可以抓住风。

+

人生中第一次背罐的潜水,献给涠洲岛了,水质糟糕,两三米都看不清,所以照片只能黑白凑了…

+

几只麻雀飞到了海边,本以为它们不怕人,谁知稍微走近便一飞而散,怎样还是改不了本性。

这片海的背后,是杂乱、肮脏、黑暗、了无生机的灌木丛,神秘幽深。

+

海边

阴天

+

© 形色小葱 | Powered by LOFTER